Dentons 与大成之间的联合现在生效。如需了解该事务所目前在全球的运营情况,请访问 dentons.com。为方便客户以及其他希望了解该事务所在中国的运营信息的人士,本网站将继续保持公开几个月。

外资银行和外资保险公司监管法规修订——新一批对外开放措施落地

背景介绍

2019年10月15日,《国务院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的决定》 公布,又一批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政策落到实处,更多境外投资者可以放心地在中国设立中外合资银行、外商独资银行、外资银行分行和外资保险公司。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外资银行在华共设立了41家外资法人机构、116家外资银行分行和151家代表处,境外保险公司在中国一共设立了59家外资保险法人机构和131家代表处。这些对外开放的硕果和国家的政策鼓励是分不开的。近两年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政策,主要集中在中国银保监会(以下简称“银保监会”)2018年4月推出的15条对外开放措施(以下简称“15条措施”)、2019年5月推出的12条对外开放措施(以下简称“12条措施”)以及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2019年7月推出的《关于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有关举措》(以下简称《开放举措》),金融业开放的重要法规成果则体现于国务院此次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以下简称《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以下简称《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的重大修订。

一、在华设立外资银行的要求放开

早在2019年5月,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发表讲话时提出的银保监会将推出12条措施,其中就包括了本次国务院修订的内容。12条措施提到取消外资银行来华设立外资法人银行的100亿美元总资产要求和外资银行来华设立分行的200亿美元总资产要求。原《外资银行管理条例》规定:拟设外商独资银行的外资银行若作为唯一或者控股股东应当具备提出设立申请前1年年末总资产不少于100亿美元的条件;拟设中外合资银行的外资银行若作为唯一或者控股股东也应当具备提出设立申请前1年年末总资产不少于100亿美元的条件;拟设分行的外资银行应当具备提出设立申请前1年年末总资产不少于200亿美元的条件。在这些规定下,来华设立独资银行和分行的家数明显减少,100亿元和200亿元的总资产规模要求令许多外资银行难以在华设立子行和分行,新措施公布后,许多美洲和非洲的银行跃跃欲试。如今,国务院决定对原《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的内容做出正式修订,将对上述外资银行的要求修改为:

拟设外商独资银行的股东应当为金融机构,除应当具备本条例第九条规定的条件外,其中唯一或者控股股东还应当具备下列条件:(一)为商业银行;(二)资本充足率符合所在国家或者地区金融监管当局以及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的规定;

拟设中外合资银行的股东除应当具备本条例第九条规定的条件外,其中外方股东应当为金融机构,且外方唯一或者主要股东还应当具备下列条件:(一)为商业银行;(二)资本充足率符合所在国家或者地区金融监管当局以及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的规定;

拟设分行的外资银行除应当具备本条例第九条规定的条件外,其资本充足率还应当符合所在国家或者地区金融监管当局以及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的规定。

中国银保监会相关人员称,此举为规模较小但自身经营具有特色和专长的外资银行来华设立机构提供了更大的空间。

如今,外资银行若拟在中国设立外商独资银行、中外合资银行或分行、代表处,门槛虽然有所降低,但仍应当遵循《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的一般性规定,具备下列条件:

(一)具有持续盈利能力,信誉良好,无重大违法违规记录;
(二)具有从事国际金融活动的经验;
(三)具有有效的反洗钱制度;
(四)受到所在国家或者地区金融监管当局的有效监管,并且其申请经所在国家或者地区金融监管当局同意;
(五)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的其他审慎性条件。
(六)所在国家或者地区应当具有完善的金融监督管理制度,并且其金融监管当局已经与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建立良好的监督管理合作机制。

当然,上述总资产门槛的取消并非意味着中国降低对于外资银行的监管标准,今后中国监管部门将更倾向于注重外资银行的业务经营能力、质量和效益等,以吸引更多外资银行来华经营、提升中国银行业机构的多元化,那些整体规模虽然较小、但具有自身特色的外资银行将为中国银行业注入新力量。

《外资银行管理条例》最新规定外国银行分行应当按照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的规定,持有一定比例的生息资产。而此前的规定是,外国银行分行营运资金的30%应当以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指定的生息资产形式存在,如国债、银行存款等高质量资产。以往要求外资把运营资金的30%以高质量资产方式来保有,实际上是担心外资银行的风险,现在的修改则体现了对外资银行的国民待遇。

此外,《外资银行管理条例》还新规定外国银行可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同时设立外商独资银行和外国银行分行,或者同时设立中外合资银行和外国银行分行。此前监管政策鼓励外资银行在华设立子行,遭到了一些冷遇,子行有独立法人资格,因而无法像分行一样享受母行的高信用评级,在银行间市场融资成本过高。但是,分行在开办零售业务方面约束较多,子行可从事的业务领域比分行更宽泛。现在,外资银行可以直接在中国设立分行和子行,同时享受母行的高信用评级和更广阔的在华业务范围。

二、外资银行业务范围进一步拓展

外资银行业务种类拓展方面,12条措施提出取消外资银行开办人民币业务审批,允许外资银行开业时即可经营人民币业务。原《外资银行管理条例》规定,在法定业务范围内开展人民币业务的,应当在提出申请前在中国境内开业至少1年以上。早在15条措施提出时,中国就已经鼓励扩大外资机构业务范围,包括全面取消外资银行申请人民币业务需满足开业1年的等待期要求。12条措施则进一步取消了审批环节,但对于此前已经开业但没有人民币业务的外资银行,是否能直接开办人民币业务还需要拭目以待。本次《外资银行管理条例》修订,关于开展人民币业务的外资银行的条件和需要经过审批的要求被整体修改为:外资银行营业性机构经营法定业务范围内的人民币业务的,应当符合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的审慎性要求。

原《外资银行管理条例》规定的外商独资银行、中外合资银行和外国法人银行经批准的业务范围包括:

1. 吸收公众存款;
2. 发放短期、中期和长期贷款;
3. 办理票据承兑与贴现;
4. 买卖政府债券、金融债券,买卖股票以外的其他外币有价证券;
5. 提供信用证服务及担保;
6. 办理国内外结算;
7. 买卖、代理买卖外汇;
8. 代理保险;
9. 从事同业拆借;
10. 从事银行卡业务;
11. 提供保管箱服务;
12. 提供资信调查和咨询服务;
13. 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的其他业务。

15条措施率先允许外国银行分行从事业务,提出外国银行分行吸收单笔人民币定期零售存款的门槛降低至50万元。《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相应地被修改为:其他部分增加了代理收付款项的内容,相应业务表述被修改为:外国银行业务范围进一步拓展,能够进入包括政府金融服务采购在内的更多业务领域。

三、外资保险公司股东资格放宽

决定通过修改《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取消申请设立外资保险公司的外国保险公司提出设立申请前1年年末总资产不少于50亿美元和经营保险业务30年以上的要求。这令许多规模不大,设立时间不长却有自身独特优势的外国保险公司能够完成在华投资。

此前,15条措施仅提出在全国范围内取消外资保险机构设立前需开设2年代表处的要求,2019年7月份《开放举措》首次提出了放宽外资保险公司准入条件,取消30年经营年限要求。《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紧随其后加速了该举措的落地。

以往,中国只允许外国保险公司来华投资设立外资保险公司,而许多外国保险集团公司旗下子公司皆为保险类机构,在保险经营管理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但不能直接经营保险业务。新修订旨在鼓励更多优质外国保险机构进入中国市场。

12条措施允许境外金融机构入股在华保险公司,为进一步增加在华保险公司的投资机构种类埋下了伏笔。原《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规定,外资保险公司包括:

1. 外国保险公司同中国的公司、企业在中国境内合资经营的保险公司,即合资保险公司;
2. 外国保险公司在中国境内投资经营的外国资本保险公司,即独资保险公司;
3. 外国保险公司在中国境内的分公司。

也就是说,在新措施正式实施前,外资欲入股在华外资保险公司必须以外国保险公司的形式方能满足要求。此次修订中,《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新规定境外金融机构可以入股外资保险公司,具体管理办法将由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制定,这一措施便正式以法规的形式加以确定,不仅丰富了在华外资保险公司的资金来源渠道,也拓宽了其股东类型。但需要指出的是,在华外资保险公司的主要股东仍然应当为保险公司,以保证公司的专业性。新修订进一步明确了境内外资保险集团的未来发展架构,享受和中资保险集团公司一样的待遇。

此外,《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新规定外国保险集团公司可以在中国境内设立外资保险公司,具体管理办法由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依照本条例的原则制定。这一修订在12条措施中也早已预告,12条措施提议允许外国保险集团公司投资设立保险类机构,按照以往规定,外国保险集团公司只能通过旗下子公司申请来华设立保险公司,放开后,其可来华直接设立保险类机构,包括保险公司、再保险公司、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和保险中介机构等。

总结

12条措施中,取消外资银行人民币业务限制,允许外资银行经营代理收付款项业务,取消外资银行来华设立子行和分行的总资产要求这几项已经落地,其他措施仍尚未落地。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步伐不断加大,对外开放措施的落地时间也不断提前,为12条措施的加速落地带来了信心。以《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9年版)》(以下简称《负面清单》)中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货公司外资持股比例的放开为例,《负面清单》提出将在2021年前取消上述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开放举措》则直接将取消上述公司外资股比限制的时间提前到了2020年。关于上述限制的具体取消时点为:2020年1月1日取消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4月1日取消基金管理公司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12月1日取消证券公司外资股比限制。

12条措施和《开放举措》现已部分落地,外资银行设立的限制已大幅放开,接下来,我们期待外资保险公司领域落地更多开放政策,包括人身险保险公司外资股比限制从51%提高至100%由2021年提前到2020年,以及取消境内保险公司合计持有保险资产管理公司的股份不得低于75%的规定,允许境外投资者持有股份超过25%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