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ntons 与大成之间的联合现在生效。如需了解该事务所目前在全球的运营情况,请访问 dentons.com。为方便客户以及其他希望了解该事务所在中国的运营信息的人士,本网站将继续保持公开几个月。

执行异议中实际施工人与申请执行人之间的博弈——实际施工人能否阻却转包人、违法分包人的债权人执行工程款

在建设工程领域,因工程转包、分包、挂靠的大量存在,加之施工过程中衍生的借贷、买卖、租赁关系等穿插其中,导致建筑市场中的法律关系极为复杂、纠纷的处理较为困难。其中,比较典型的一类案件就是实际施工人(即转承包人)与被执行人(即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业主(协助执行人)以及申请执行人(即债权人)之间的执行异议纠纷。在司法实践中,通常情况下实际施工人会以其为案涉工程款的所有权人、业主为案涉工程款的付款主体等理由提出执行异议,要求排除法院的强制执行。有些被执行人甚至通过与实际施工人恶意串通或以自编自导虚构实际施工人的方法阻碍执行,对债权人实现债权产生极大的不利影响。因各级法院对此类执行异议的处理存在不同的认识和理解,故而导致司法裁判规则不统一。因此,如何应对实际施工人提起的此类执行异议,对申请执行人(即债权人)能否实现债权尤为重要。在此,笔者根据自身实践经验,以近期办理的一件执行异议复议案件为例,结合笔者进行的大数据检索和梳理,探讨此种情形下债权人应当如何保护自身权益,有利回击实际施工人。


 

一、案件摘要


2010年,A公司(即业主、协助执行人)将工程发包给B公司(即承包人、被执行人),B公司于2011年将工程转包给C某(即实际施工人),现该工程已通过竣工验收。2014年,B公司向D某借款3000万元。后因B公司未偿还借款,D某于2016年向E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冻结了B公司在A公司的应收工程款3000万元,随即启动诉讼程序并获得胜诉生效裁判。2017年,D某向E法院申请强制执行,E法院作出裁定并向A公司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限期履行到期债务通知书,要求提取B公司在A公司的应收工程款,但并未实际进行提取。同年,C某起诉B公司要求支付工程款,后经F法院调解确认,B公司欠付C某工程款7190万元。2018年,C某又以实际施工人身份起诉A公司、B公司,要求A公司在欠付B公司的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连带支付责任。后F法院判令A公司在4800万元的欠付范围内向C某承担支付责任。随后,C某申请强制执行,F法院直接划扣A公司900余万元。为此,D某提出执行异议,但经F法院审查,D某的执行异议被驳回。随后,D某提起执行异议复议。                       

 

二、同类案件大数据分析


【检索条件】

1、案例来源:Alpha案例库

2、检索关键词:实际施工人、欠付工程款、执行异议、执行异议复议

3、范围:全国、重庆

4、检索时间:2019年9月5日


【检索结果】

1、裁判文书数量

根据Alpha案例库统计显示,截止2019年9月5日,涉及实际施工人提出的执行异议类案件,全国已经作出的裁判文书有2300份,重庆地区有118份。

2、主要争议焦点

实际施工人享有的工程款请求权能否排除强制执行


 

三、案件研判


 
(一)案涉工程款的归属


相关法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规定:“对案外人的异议,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标准判断其是否系权利人:……(五)其他财产和权利,有登记的,按照登记机构的登记判断;无登记的,按照合同等证明财产权属或者权利人的证据判断。”


《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一》第二十六条规定:“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


《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当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第三人,在查明发包人欠付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建设工程价款的数额后,判决发包人在欠付建设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程新文在第八次全国法院民事商事审判工作会议《关于当前民事审判工作中的若干具体问题》中指出,“对于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目前实践中执行得比较混乱,我特别强调一下,要根据该条第一款规定严守合同相对性原则,不能随意扩大该条第二款规定的适用范围,只有在欠付劳务分包工程款导致无法支付劳务分包关系中农民工工资时,才可以要求发包人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不能随意扩大发包人责任范围。”


笔者认为,根据债的相对性原则,债权人只能向债务人主张债权。在转包和违法分包关系中,实际施工人与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之间存在合同关系,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与发包人(即业主)之间存在合同关系。一般情况下,应各自向合同相对方主张债权。但是为了保护建筑工人的权益,司法解释突破了合同相对性原则,允许实际施工人以业主为被告提起诉讼。


那么根据前述规定的立法本意以及相对性原则,实际施工人索要工程款时首先还是应当向其发包人(即转包人或违法分包人)主张权利,而不应随意直接向发包人(即业主)主张。即便实际施工人可以直接起诉发包人(即业主)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承担责任,也并不能因此改变不同法律关系中工程款的归属——即在发包人与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之间,工程款属于转包人、违法分包人所有;在实际施工人与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之间,工程款属于实际施工人所有。对此,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二)理解与适用》中,最高人民法院也认为,“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被追加为第三人后,可以向发包人提出给付建设工程价款的诉讼请求。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既依据其对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享有的建设工程价款给付请求权,也依据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对发包人享有的建设工程价款给付请求权……发包人履行生效裁判所确定的债务后,发包人对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的债务以及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对实际施工人的债务的相应部分消灭……人民法院判决发包人向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后,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另行起诉请求发包人给付建设工程价款的,对人民法院已判决发包人向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部分不再支持。” 简而言之,就是为了确保农民工收到工资,法律通过强制手段让发包人将应付转包人的工程款代付给实际施工人,从而清偿转包人、违法分包人差欠实际施工人的债务。但工程款的归属,本质上还是属于转包人、违法分包人,否则就不存在相应抵消一说。因此,本案中,D某冻结的B公司在A公司的应收工程款,本身属于B公司所有,而非C某。


裁判案例: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苏民终515号、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17)渝民终374号、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赣民终182号


 
(二)冻结应收工程款的依据和效力


相关法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二条规定:“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冻结被执行人占有的动产、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的不动产、特定动产及其他财产权。”


第四条规定:“诉讼前、诉讼中及仲裁中采取财产保全措施的,进入执行程序后,自动转为执行中的查封、扣押、冻结措施,并适用本规定第二十九条关于查封、扣押、冻结期限的规定。”


《民诉法解释》第一百五十九条规定:“债务人的财产不能满足保全请求,但对他人有到期债权的,人民法院可以依债权人的申请裁定该他人不得对本案债务人清偿。该他人要求偿付的,由人民法院提存财物或者价款。”


第五百零一条规定:“人民法院执行被执行人对他人的到期债权,可以作出冻结债权的裁定,并通知该他人向申请执行人履行。该他人对到期债权有异议,申请执行人请求对异议部分强制执行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利害关系人对到期债权有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规定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制裁规避执行行为的若干意见》第十三条规定:“依法保全被执行人的未到期债权。对被执行人的未到期债权,执行法院可以依法冻结,待债权到期后参照到期债权予以执行。第三人仅以该债务未到期为由提出异议的,不影响对该债权的保全。”


综上,笔者认为,本案中虽然D某对B公司在A公司处的应收工程款采取保全措施时,该应收工程款债权尚未到期,但D某仍然可以请求E法院采取冻结措施。同时,该保全足以产生以下效果:


1、A公司不得向B公司履行(包括主动和被动);

2、B公司不得通过其他方式转移债权或者使债权减少;

3、假设B公司依据其与A公司之间的合同关系,诉请A公司支付工程款并且胜诉,那么判决内容也应是A公司向B公司支付工程款。该判决也将成为B公司申请强制执行的执行依据。但此时,若B公司申请强制执行,该冻结可以阻却执行,执行法院不得扣划A公司的款项。

4、该保全转为执行程序的冻结措施后,如果A公司对该到期债权无异议,执行法院可以裁定并通知其向D某履行,法院可以强制执行;如果该债权已经由生效裁判确认,若A公司没有合理的理由,法院也可以强制执行。


 
(三)到期债权的执行


相关法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 第四条规定:“诉讼前、诉讼中及仲裁中采取财产保全措施的,进入执行程序后,自动转为执行中的查封、扣押、冻结措施,并适用本规定第二十九条关于查封、扣押、冻结期限的规定。”


《民诉法解释》第一百五十九条规定:“债务人的财产不能满足保全请求,但对他人有到期债权的,人民法院可以依债权人的申请裁定该他人不得对本案债务人清偿。该他人要求偿付的,由人民法院提存财物或者价款。”


第五百零一条规定:“人民法院执行被执行人对他人的到期债权,可以作出冻结债权的裁定,并通知该他人向申请执行人履行。该他人对到期债权有异议,申请执行人请求对异议部分强制执行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利害关系人对到期债权有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规定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制裁规避执行行为的若干意见》第十三条规定:“依法保全被执行人的未到期债权。对被执行人的未到期债权,执行法院可以依法冻结,待债权到期后参照到期债权予以执行。第三人仅以该债务未到期为由提出异议的,不影响对该债权的保全。”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工作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答(一)》“四、(二)如何执行被执行人对他人的到期债权?在执行到期债权时,人民法院可以作出冻结债权的裁定,并向该他人送达限期向申请执行人履行债务的通知书,做好执行笔录,告知其相关诉讼权利和义务。该他人在履行通知指定的期限内无正当理由未提出异议,期限届满后提出异议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该他人在履行通知指定的期限内对到期债权部分有异议的,申请执行人请求对异议部分强制执行,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对具有强制执行力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到期债权,该他人在履行通知指定的期限内无正当理由予以否认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该他人未在履行通知指定的期限内提出异议又不未向申请执行人履行义务的,人民法院可以强制执行该他人的财产。该他人在人民法院执行之后可以另行向被执行人主张权利。该他人之外的案外人对执行到期债权标的有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规定进行审查;利害关系人对执行到期债权的执行行为有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进行审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认真贯彻实施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有关规定的通知》【法〔2017〕369号】规定:“三、被执行人的债权作为其财产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其债务的一般担保,不能豁免执行。……对于次债务人在法定期限内提出异议的,除到期债权系经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外,人民法院对提出的异议不予审查,即应停止对次债务人的执行,债权人可以另行提起代位权诉讼主张权利。对于其他利害关系人提出的异议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规定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相应程序予以处理。”


根据前述法律、司法解释等规定,笔者认为,本案中,在C某起诉A、B公司索要工程款一案中,法院已经作出生效裁判,判令A公司在4800万的欠付范围内向C某承担支付责任。由此表明B公司对A公司享有的工程款债权已经明确,并且该债权系生效裁判所确认。在进入执行程序后,E法院在保全中采取的冻结措施已经转为执行中的冻结措施。那么待该债权到期后,如果A公司也未提出合理异议,那么E法院可以采取执行措施,执行的标的包括但不限于A公司银行账户中的存款等。


 
(四)此类执行异议中当事人的地位以及执行顺位


相关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的以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八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多份生效法律文书确定金钱给付内容的多个债权人分别对同一被执行人申请执行,各债权人对执行标的物均无担保物权的,按照执行法院采取执行措施的先后顺序受偿。”


《民诉法解释》第五百一十六条也规定:“当事人不同意移送破产或者被执行人住所地人民法院不受理破产案件的,执行法院就执行变价所得财产,在扣除执行费用及清偿优先受偿的债权后,对于普通债权,按照财产保全和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先后顺序清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金钱债权执行中,案外人依据执行标的被查封、扣押、冻结后作出的另案生效法律文书提出排除执行异议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规定:“当事人、利害关系人认为执行过程中或者执行保全、先予执行裁定过程中的下列行为违法提出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进行审查:……(二)执行的期间、顺序等应当遵守的法定程序。”


1
C某和D某均系B公司的一般债权人


根据前述规定,仔细解读可知:(1)行使优先受偿权的主体仅限于承包人,实际施工人无权主张;(2)优先权的行使建立在工程被折价、拍卖的基础上。因此,笔者认为,本案C某享有的建设工程款并不适用该优先权的规定。D某与B公司之间的借贷法律关系,C某与B公司之间的转包法律关系均为一般债权,D某、C某均系B公司的一般债权人。虽然D某申请冻结和执行的债权与C某主张的A公司欠付工程价款存在一定的关联,但是此种关联并不能成为对抗该冻结的债权的理由。


裁判案例: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鄂民再92号、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赣民终182号、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17)渝民终417号


2
执行顺位


从以上规定的立法目的和精神可以看出,之所以规定一般债权按采取执行措施的先后顺序受偿,一是为了体现“法律不保护躺权利上睡觉的人”的精神,促使权利人积极行使权利,并应当给予积极的保护。因为全靠在先采取保全、执行措施的债权人,债务人的财产才得以固定,后面的债权人才有实现债权的机会;二是为了逼迫在后采取执行措施的债权人申请破产,在破产程序中,各普通债权人就处于同一顺序清偿。因此,本案中既然D某、C某均系B公司的一般债权人,而D某采取保全、执行的顺序均在先,在B公司没有进入破产程序的情况下,应当优先清偿D某的债权。


裁判案例: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7)渝01执异667号


 
(五)此类执行异议中,实际施工人的先天缺陷


相关法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四条规定:“对案外人提出的排除执行异议,人民法院应当审查下列内容:(一)案外人是否系权利人;(二)该权利的合法性与真实性;(三)该权利能否排除执行。”


第二十五条规定:“对案外人的异议,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标准判断其是否系权利人:……(五)其他财产和权利,有登记的,按照登记机构的登记判断;无登记的,按照合同等证明财产权属或者权利人的证据判断。”


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金钱债权执行中,案外人依据执行标的被查封、扣押、冻结后作出的另案生效法律文书提出排除执行异议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由此可见,由于案涉工程款的所有权并不属于实际施工人,其对合同相对方享有的工程款请求权也系一般债权,并不足以排除强制执行,故其提起的执行异议没有法律依据。


裁判案例: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7)渝01执异667号


 
(六)社会影响


笔者认为,设立财产保全制度的目的就是为了保证将来生效判决能够全面、顺利地得到执行,从而维护生效判决的严肃性和权威性,进而保护债权人的切身利益;执行程序的目的也是为了迅速实现债权人经过生效裁判确定的债权,维护生效判决的权威。与此同时,为了兼顾保障执行当事人、利害关系人、案外人在执行程序中的权利,我国又设立了执行异议与复议制度,给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当事人提供了救济途径。但是,如果放任实际施工人采取此种方式实现债权,那么转包人、违法分包人的债权人采取的保全措施和执行措施将会形同虚设。任何一个有意逃避债务的转包人、违法分包人,都有可能串通实际施工人,甚至虚构实际施工人,通过虚假诉讼的方式转移债权、逃避债务。届时,将完全影响法院的执行工作。因此,对于此类执行异议,法院应当严格审查。


 

结语:


结合上述法律规定以及裁判案例,笔者认为,在实际施工人提起的此类执行异议中,其不得利用自身作为实际施工人的身份主张其工程款请求权优先于申请执行人的债权,其权益也不足以排除强制执行。